穿越小说吧!为您优选史上最牛穿越小说,天天快乐阅读!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首页 > 古代言情 > 屋外风吹凉 > 红楼春

第九百三十七章 天崩地裂! 作者 / 《屋外风吹凉》作品集

    翌日清晨,天将将明。

    李纨就带着素云,逐院的去叫人。

    她是大嫂子,原就负责带这一群大姑子小姑子……

    昨儿晚宴时计划好了,上了船后再吃早饭,船上那边会提前准备好,乘舟观日出而用,颇有几分意趣。

    所以一大早,天还未明,李纨就来叫人。

    说来也奇怪,许是已经累过了,虽昨晚一宿未睡,此刻竟丝毫不觉着困累……

    先去了旁边的蘅芜苑,子瑜、宝钗倒已经起来了。

    二人都是自律之人,心中念着事,自不会赖床。

    寒暄几句后,一行又去了紫菱洲,叫起了迎春,再一路南向,去了藕香榭,叫醒了惜春。

    路过秋爽斋,去叫探春。

    探春却有几分起床气,被强叫醒来后看见李纨就恼火,抱怨道:“昨晚稻香村在弄甚么鬼?一晚上就听到鸡鸭鹅的叫声!离的八百里远,叫声都能传到这边来,吵的人天明才将将睡下,又来催!”

    李纨闻言俏脸登时涨红,不过也是纳罕寻思道:“还真不知是怎回事,昨晚上一宿那些鸡鸭鹅都不素净,我也听着几个婆子在外面哟呵了半宿。去问了问,只说是受了惊吓,许是因为园子里狗的叫声。”

    迎春听她们都说开了,跟着笑道:“我还以为稻香村那边闹了毛贼……”

    李纨闻言心中又愧又恼,啐道:“紫菱洲还在我边儿上,要闹毛贼也先闹你!”

    迎春自知失言,红着脸低下了头,李纨也不好和这个二木头计较,催翠墨、侍书赶紧服侍探春洗漱罢,一行人又往潇湘馆行去。

    子瑜一路行来,见此处最是幽静,尤其是那千百杆凤尾竹,翠翠森森,连呼吸间都弥漫着翠竹之清新,十分喜欢。

    黛玉也还未起,李纨叫醒后,睁着惺忪星眸看着李纨疑惑道:“昨晚可是稻香村有甚么事?怎闹腾的那样厉害,惹得巡夜的狗叫了半晌?打发嬷嬷去瞧瞧,只说是大嫂子那边动静大。”

    李纨都快撑不住了,红着脸摇头道:“我也不知,昨儿晚上养在稻田边上鸭棚里的家畜都疯了般,几个婆子吆喝了半宿也没安顿好。”

    黛玉倒未多心,皱眉道:“可别是要出甚么事……”

    宝钗笑道:“哪有那样邪乎,上回不也是这样,说是外面侍卫们在操演,这次多半也是这般,狗乱吠,惊得鸡鸭乱叫。”

    黛玉笑道:“也是……那些家禽平日里瞧着很有几分乡间意趣,只没想到闹腾起来这样烦人。走罢,去叫了云儿和琴儿,就该出发了。”

    宝钗问道:“栊翠庵的那两个要不要叫上?昨儿还忘了说了……”

    李纨在一旁笑道:“邢姑娘倒也罢了,是个好性子。只妙玉那性子,着实惹人厌的很。”

    黛玉沉吟稍许道:“打发个人去问问罢,若是愿意就一并去。若是好清静的,留在园子里也不算委屈,吃穿用度上让留家里的照顾稳妥了。”顿了顿看向身旁的紫鹃道:“你去走一遭,一会儿去怡红院云儿处寻我们。”

    这样的事,原就该她来拿主意,旁人也无意见。

    紫鹃闻言忙应下出去了,李纨则带着素云、雪雁服侍着黛玉洗漱起来。

    探春在一旁气笑道:“大嫂子也是势利眼,方才怎不见伺候伺候我?”

    李纨没好气道:“这是紫鹃出去了,你身边的翠墨、侍书也出去了?”

    黛玉不理,问子瑜道:“姐姐昨儿晚上睡的可还好?”

    子瑜微笑颔首,一旁宝钗笑道:“郡主和我相仿,都睡的沉些。我原还担心她认生……”

    黛玉笑道:“这才是有福气的。”

    洗漱罢,一行人又前往怡红院,果然湘云、宝琴还在呼呼大睡。

    刚将二人叫醒,就见贾蔷一身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进来。

    先与李纨照了个面,问候了声,也不知李纨想到了甚么,浅浅一应后就红着脸避开了目光,好在此刻无人多想,就听贾蔷面色肃然的道:“昨儿晚上不素净,各种家畜都在闹腾,许是要地龙翻身,你们不要多耽搁,赶紧出城登船。果真地龙翻身了,船上也安全的多。”

    众人闻言唬了一跳,黛玉道:“我刚才也说来着,许是有天灾。那……小婧和李峥、晴岚怎么办?”

    贾蔷道:“已经让她带着孩子、奶嬷嬷一并去了大观楼那边。那边是新起的,最是坚固结实,庭院里也宽敞。我已经派人去布政坊和朱朝街那边言语了,说的严重些,想来他们会预备。最好是虚惊一场,不然……”他摇了摇头,都不忍想这个多事之春。

    这时紫鹃回来,同黛玉道:“邢姑娘和妙玉都说不必麻烦了,她们留下。”

    黛玉同贾蔷解释了番后,贾蔷想了想道:“派人再去一趟,就说我说的,请她们去大观楼那边,帮小婧照看孩子。”

    回头对诸姊妹道:“若只说让她们去避险,她们多半不愿意。那两个,也都是极有个性之人。”

    众人被他说的心中有些惶恐,也都不敢多言,一行无话,出了大观园后,早有马车备着,连荣庆堂都未去,直接出城往码头上去了。

    贾母等已经先一步离去,待贾蔷送至码头,看一架架马车陆续上了船后,方折返回城,打马往宫里行去。

    在码头上徐徐而行时,就听到多有力夫渔民们,笑谈着昨晚的异象。

    鸡犬乱叫只是等闲,运河里的鱼密密麻麻的翻跳才热闹。

    但他们绝大多数人也只是当个乐子来谈,京城多少年没遇到过地龙翻身,即便偶有一二次,也并未成大灾。

    再者,对他们来说,地龙翻身也比不上一天的工钱要紧……

    贾蔷的心情,却愈发沉重。

    ……

    皇城,养心殿。

    隆安帝皱起眉头来,脸色不大高兴,看着贾蔷沉声呵斥道:“朕今日让你来,不是让你来危言耸听的!家里鸡鸭闹了一晚上,你就跑来说甚么有地龙翻身?你比钦天监的人还知天象?”

    贾蔷闻言道:“皇上,臣以为,这等事最好以防万一。且又不止是臣家里,臣在码头上听许多人都在谈,昨晚上家里的狗猫都不素净。另外,运河里的鱼也有异象。种种迹象表明,真有些不大对劲。”

    隆安帝摆手道:“行了,废话说少。朕问你,你先前说和那些所谓的江湖绿林谈判,让他们迁往安南,你说他们会自愿迁往安南,如今可谈妥了?”

    贾蔷心里无奈,他倒不是真有孝心,关心隆安帝的死活。

    但眼下各种局势才刚刚稳定下来,果真天子出了事,变数着实太多。

    眼下对他和德林号最有益的,就是继续依附在大燕庞大的身躯上,茁壮发展。

    一旦这具庞大的身躯发生动乱,对他和德林号而言,坏处都远远大于好处。

    不过,佛渡有缘人,隆安帝不信,他也没甚法子。

    再者,他本身也不能确定,是否真的会有地龙翻身……

    沉吟稍许,他点头道:“已经谈妥了。那三百余家的老幼妇孺先不去,青壮先行。到了粤省后,臣会当他们旬日左右的先生,教教他们甚么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教教他们甚么是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汉土。

    总要让他们真正明白了大义,才好放出去。此事因臣而起,果真出了事,臣要背负起责任来。所以不敢小觑……”

    隆安帝闻言,面色好看了些,点头道:“你能有这份心思,不枉朕对你的信任。贾蔷,此事朕由得你去办,只一点,要尽快尽多的运回粮食来。此事之重要,不必朕多言,你心里明白。办好此事,不仅有功于朝廷,也能为你先生分忧解难。林爱卿,着实不易。”

    贾蔷沉声道:“皇上放心!臣必不负皇命!且安南、暹罗等地的粮米,既然买,就不会只买一回,而会源源不断的运回国内。

    他们那地一年能够三熟,三四个月就能耕种一轮。所以即便当地百姓懒散,耕种水平不高,都能吃饱肚子。

    臣到粤省后,会一边督促九大姓去买粮,还要一边去租地,请大燕的百姓去耕作,哪怕多舍给当地势力一些好处,也争取尽快为大燕多开发出一个大粮仓,以助朝廷新政大行。

    非万不得已,臣不会挑起纷争,孰轻孰重,臣心中明白。

    臣素来混闹,蒙皇上、娘娘厚爱,不曾怪罪。甚至亲临寒舍,为臣高堂父母。

    此等厚恩重德,自国朝鼎定以来不曾有过,翻开青史观之,也未曾有过,臣一日不敢或忘。

    所以,为报皇恩,臣甘愿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后面进来的韩彬、郭松年、左骧等正好听到了这番慷慨激昂的表态,一个个面色精彩。

    实难相信,这是林如海最看重最喜爱的弟子……

    不过隆安帝的面色看起来还是有些感动,同韩彬道:“方才贾蔷来时就说了,家里鸡鸭鹅犬乱叫了一宿,怕是有地龙翻身。元辅怎么看?”

    韩彬住在宫里,自然接触不到这些,闻言莫名其妙,不过到底性子稳重些,道:“此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打发人去钦天监问问也好。”

    隆安帝为给贾蔷一个面子,点点头道:“那就派人去问问,可有甚么异象。”

    说罢,又问道:“你们还有甚么事嘱咐贾蔷的?粮食之事,朕已经说过了,不必再说了。”

    韩彬笑道:“贾蔷,放二年前,老夫都很难相信,朝廷会将如此要紧的大事,交给你一个才成亲的小年轻手中,还寄予如此厚望。但现在,老夫相信这世上是有奇才的。你贾蔷,就是如海发现的一块璞玉,一个奇才。好生当差,不要辜负了这一身的能为。老夫相信,将来青史之上,必有你一个名号。话不多说,你早去早回。”

    “是!臣告退!”

    ……

    凤藻宫,偏殿。

    贾蔷来时,李暄竟然也在。

    见贾蔷眼神诧异,登时骂道:“看甚么?母后的寝宫,你来得爷反倒来不得了?”

    贾蔷不理他,与尹后见礼后,尹后指了指殿内已经备好的两个箱笼,笑道:“先前给子瑜添了两个箱笼作嫁妆,如今新认了个女儿,可不能厚此薄彼,这两个箱笼你带了去,给林丫头,就说本宫很喜欢她,等从南边儿回来了,常和子瑜一并进宫看本宫。”

    看着尹后绝美的俏脸上柔美的笑容,贾蔷心中感慨,能将事做到这一步,该是何等的聪颖盖世。

    让他明知道是手段,却仍不得不感动。

    他并未推辞,大礼拜下,代黛玉谢恩。

    尹后叫起后笑道:“快去罢,莫要耽搁行程。”

    贾蔷却未急着走,将昨晚在稻香村听到的动静说了遍,最后道:“臣在码头上,听不少渔夫力工们也在谈此事,运河里的鱼也是密密麻麻的翻跳。臣以为,此事怕是不寻常,恐怕是地龙翻身的征兆……”

    尹后、李暄闻言都唬了一跳,尹后红唇轻启,倒吸凉气,看着贾蔷道:“此事你可同皇上说了?”

    贾蔷点点头,道:“皇上已经打发人去问钦天监了……只是臣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宫里除了九华宫外,其他大殿好些年没修葺过了。娘娘您这凤藻宫也是,未必结实。不如娘娘今儿先去西苑海子里的船上待一待,安全许多。”

    尹后闻言好笑道:“岂有这般道理?既然皇上已经打发人去问钦天监了,那等有了结果,自会妥善安排,你不必担忧了。再说,本宫好好的跑去西苑乘船,还不叫人笑掉大牙?”

    李暄也笑骂道:“你自己去乘船不嫌够,还蛊惑母后也去乘船?还扯那么些有的没的,爷昨儿晚上怎没听到劳什子猫叫狗叫?别是你家不素净,撞客了罢?”

    贾蔷皱眉道:“王爷,这样的事,我会开顽笑?果真是个误会,等我回来后给娘娘磕头赔罪就是。可万一是真的,后果敢想么?”

    李暄见他说的严肃,眨了眨眼道:“你认真的?”

    贾蔷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李暄抓了抓后脑勺,道:“果真有鱼乱蹦?爷记得外面龙缸里就养了几条金鱼儿,爷去瞧瞧,是不是蹦出来了。果真蹦出来了,爷马上就和母后去西苑坐船去。”

    说着,他将信将疑的出宫去看,结果刚走出殿内,步入皇庭,忽地一顿,只察觉到脚下传来一阵震颤,李暄面色骤然一变,回头厉声吼道:“贾蔷,带母后出来!!快带母后出……”

    话音未落,一阵剧烈的天旋地转让他摔倒在地,他一切顾不得手脚并用往殿内挣扎爬去,正此时,却听“轰隆”一声,养心殿偏殿倒塌下来……

    “母后!!!”

    ………

    ps:我今天努力一下,争取再更一章,太晚了的话,就明早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红楼春》阅读提示:

①本站已开通手机(m.chuanyue8.com)阅读功能,敬请通过手机访问《红楼春》最新情节!
②精彩小说《红楼春》连载于穿越小说吧,更多关于《红楼春》内容, 请关注看穿越小说吧。
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红楼春》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④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红楼春》(作者:屋外风吹凉)及有关此小说《红楼春》 评论所代表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