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为您优选史上最牛穿越小说,天天快乐阅读!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首页 > 女尊穿越 > 繁华锦世 > 大殷女帝

第261章 自此辞别,来日再见【大结局】 作者 / 《繁华锦世》作品集

    殷玄这一生到底有多少时光是快乐的,细细算起来,好像少的可怜,在他能感知快乐的年纪,他已经不知道快乐是何物了。

    后来进了宫,成了她手下要培植的太子,他也没有多少快乐。

    要真说快乐的时光,大概就是征战的那些年。

    可那些年统统加起来也就是微乎其微的几年,他如今三十岁了,那些年只抵得上他这个岁数的一小半。

    如果没有等到他,他的后半辈子,也是在无尽的黑暗中度过。

    幸好,幸好,他等到了她。

    殷玄将聂青婉抱的很紧,紧的恨不得将她勒进自己的血骨里,聂青婉感知到了疼,轻轻哼出声“疼。”

    殷玄一听这声疼,慌的一下子又松开她,看她一眼,忽然弯腰伸手,将她拦腰抱了起来,大步往缘生居走去。

    随海站在一边,忍不住一个劲地擦眼泪。

    任吉睃他一眼,笑着打趣他“跟你主子一样没出息,这就哭了?”

    随海哽咽着声音,冷风冷袖,却也阻止不住他不停地擦着眼泪的动作,他呜道“你不知道少爷这一年过的多苦,你不觉得这一幕很感人吗?”

    任吉说“没觉得。”

    随海被打击了,说他“你真冷血。”

    任吉耸耸肩膀,重新一扬马鞭,将马车往院子里赶,随海立刻抬腿,去开门,将两扇固定的门板打开,让马车能够进来。

    任吉是头一回来缘生居,虽然大雪纷飞,但不影响他好奇地打量的眼睛,练武之人,这点儿雪对他而言,也不当事,所以他一下马就开始四处走动了。随海跟着他,不停的向他讲解,师徒二人历尽半生,也最终又成了一个院子里的奴仆。

    殷玄将聂青婉一路抱进去,进了门,跨了屋,以内力扫落了她身上全部的雪,将她放在床上。

    他们共同度过的那张大床,铺着鲜艳的床单,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回归。

    他们在这里成亲,在这里洞房,在这里喝了交杯酒,如今,他们也要在这里,度过彼此的漫漫余生。

    殷玄将聂青婉放在床边之后就蹲在床边看她,手掌扣过去,将她的两手紧紧的锁在手心里。

    聂青婉躺在床上,也侧头看着他。

    两人都没有说话,就那样彼此看着彼此。

    半晌后,殷玄拿起她的手吻了一下,然后又吻一下,然后抬起身子,去吻她的额头,她的脸,最后是唇。

    内力一扬,门窗全部关上,外面风雪呼啸,屋内却热l火l缠棉。

    一个下午,二人没出来。

    晚饭送进去了,也没再拿出来。

    直到第二天中午,殷玄才打开门走出来,一脸容光焕发,俊逸逼人,浑身上下都洋溢着幸福的气息。

    那天过后,缘生居因为女主人的归来而渐渐的充满了烟火气。

    他们要在这里定居了,自然不能天天吃外面的饭了,之前殷玄和随海住在这里的时候,有捣鼓过饭,但可惜,两个大男人什么都会,唯独不会做饭,所以基本都是外买。

    如今聂青婉来了,就不外买了。

    可聂青婉也不会做饭,故而袁博溪把曲梦派了过来,苏安娴把赵以冬派了过来,还有苏府这边的人,知道聂青婉和殷玄定居在了缘生居,也派了一些会做饭会打点的丫环们过来,如此,缘生居就热闹了。

    热闹归热闹,开心归开心,但偶尔,跟聂青婉亲热过后,手摸着她的肚子,殷玄还是很介意。

    介意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他没看到,没有陪伴,她怀她的时候他不在,她生她的时候他也不在。

    如今都两年了,他这个当爹的却连女儿长啥样都不知道。

    殷玄偶尔会埋怨聂青婉,说她无情冷血,聂青婉淡淡掀他一眼,说他晚上别想碰她了,殷玄一听,又赶紧将她抱起来哄,但哄完就会加一句“什么时候让女儿来一趟,我想看看她。”

    聂青婉说“她现在是皇帝,学习的东西多,里里外外忙的也多,哪有时间来?你当皇帝的时候有时间?”

    殷玄这么听着,又觉得女儿太辛苦了,当皇帝有多辛苦,聂青婉压根不知道。

    但女儿不当皇帝,他又跟媳妇不可能这么圆满,那只好……辛苦女儿了。

    为了抱老婆,殷玄分分钟把女儿给卖了。

    但殷玄还是想要孩子,所以夜夜耕耘,他已经三十岁了,不像聂青婉,她现在的身子只有十八岁,她年轻,他可不年轻了。

    第一个女儿成了皇帝,成了百姓们家的了,那他得让她再生一个,不,是再生几个。

    殷玄压根不介意多几个小萝卜头出来分散聂青婉的心力,反正这院子里的仆人们多的不得了,聂青婉要是再生了,华府,聂府,甚至是苏府都会派熟练的嬷嬷们过来的。

    还是有效果的。

    开春的时候聂青婉就又号出来有了喜脉,这个时候殷玄正跟随海还有任吉在山上打猎,聂青婉想吃野兔了,殷玄正好闲的没事儿,就带了随海和任吉出来,到山上溜达一圈,打些野味回去,给嘴叼的她吃。

    府上的仆人找到他,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他的时候,他当即就把手上刚捡起来的野兔给摔了,轻功一飞,眨眼就下了山,飞奔到了家,冲进房屋。

    聂青婉身边围着闹哄哄的人,都在说着恭喜的话,看到殷玄进来了,纷纷又向他道喜。

    殷玄脸上堆着喜悦的笑,走到聂青婉旁边,蹲下去,握住她的手,仰头问“有喜了?”

    聂青婉笑着点头“嗯。”

    殷玄大叫,一下子将她抱起来,冲到院子里,兴奋的转圈“婉婉,我太高兴了!我终于有孩子了!”

    明明是很高兴的时刻,可众人听到他的这话,莫名的心酸。

    聂青婉听着这话,也心酸的不行,这个男人啊,跟随她半生,曾低入尘埃,曾风光无限,曾令人闻风丧胆,曾罪孽深重,曾坐拥江山,他拥有过这世间所有的辉煌,却独独没有拥有过真正属于他自己的东西。

    孩子。

    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他的第一个孩子,不属于他,亦不属于她。

    而这个,才是真正属于他的,也是属于她的。

    聂青婉伸手抱住他,心想,我和这个孩子,从此都属于你了。

    聂青婉怀孕的好消息一径走开,来看她的人就多的能把缘生居的门槛给踩碎了,众然三公们忙着辅导女帝,众然五将们忙着教女帝学武,但还是抽空来看了她,看了殷玄。

    殷天娇知道自己母后又怀孕了,淡定的不行,她冲王云瑶说“瑶姨,不管母后再生几个孩子,我都是最大的,而且,是最聪明的。”

    王云瑶看她一副傲娇的不行的脸,默默地想,这性子也不知道遗传了谁。

    不管这性子遗传了谁,这不要脸的德性八成是遗传了她那父皇。

    王云瑶在聂青婉走后就成了殷天娇身边的最高女官,如同当年聂音一般的存在。

    王云瑶能文能武,伺候殷天娇更是兢兢业业,宫里宫外的人见了她,都十分客气,包括三公在内,都十分尊敬她。

    因为她担了殷天娇女官的关系,李东楼想娶她,就变得遥不可及了。

    李东楼时常会向王云瑶抱怨“成亲跟当官,有关系吗?”

    王云瑶说“有关系,成了亲就有家务事,会耽误我伺候女帝的功夫。”

    李东楼说“不给你家务,我们家还有父母在,你管什么家务。”

    王云瑶说“就算不管家务,那也有琐碎事情,哪有现在方便?女帝还小,等女帝大了,我们再成亲。”

    李东楼抑郁“等女帝大了,你也大了,我也大了。”

    王云瑶美眸一瞪“哦,你到时候要是嫌我大了,那你去娶小的呗,谁不嫌我大,我就嫁谁。”

    李东楼回回都会被她这一句话给噎的无话可说。

    谁不嫌她大?

    大抵冼弼就不嫌她大。

    哼。

    说到冼弼,李东楼倒也对他没什么抵触,他安安份份,纵然喜欢王云瑶,但知道王云瑶跟他恋爱了后他也没插足过,但有情敌存在,这本身就是让人不大爽朗的事情。

    好在李东楼也并不小气,平时见了冼弼,也还是温声笑语。

    陈温斩听说聂青婉怀孕了,也抽了空来看她,但他前脚来,后脚宁思贞就来了。

    看到宁思贞,陈温斩就一个头两个大。

    自打宁思贞被从宫中遣回家后,陈温斩就觉得他的人生充满了狗血,做什么事情都会跟这个宁姑娘撞上。

    他为此还去请过专门人士算过命,看看他今年是不是有什么灾。

    结果,那算命先生怎么说?说他今年命犯桃花!

    桃花…

    花你个头哦。

    陈温斩直接将那算命先生踹了一脚给踢走了,一毛钱也不给他,江湖骗子!

    但后面越来越邪门,简直邪门的让陈温斩惊心。

    他去找女帝,因为女帝不是凡人,定然有破解之法。

    结果,女帝怎么说?

    女帝说“天命姻缘,你不想要了可以,把命一并交待了。”

    陈温斩“……”

    这女帝比那算命先生还邪门。

    算了吧。

    陈温斩只得认命,认命的后果就是他越来越瞧这位宁思贞姑娘不顺眼。

    陈温斩觉得他得请段时间的假,回家探探亲,避避风头。

    他也有好久没回陈府了,如今陈府搬去了云王朝,离的远,回一趟不容易,现在女帝渐大,周边还有三公四将辅佐,还有那么多的大臣,他在不在,都不影响。

    请了假,他就走,但这位宁思贞姑娘又来了。

    陈温斩不坐马车,打算骑马回去,二狗子跟在他身边。

    原来的陈府已经充公了,陈温斩住在他原来住的小南街跟花柳街交汇处的那一户二进的民居房里,两个人刚出门,锁上门,宁思贞就来了,后头跟着她的丫环香泽。

    宁思贞提着裙摆挡在他的马头前,问他“你去哪儿?”

    陈温斩心想,我去哪管你什么事!

    陈温斩没好气“你让开。”

    宁思贞说“不让,你眼瞎吗?”

    陈温斩“?”

    一旁的二狗子“?”

    一主一仆都没听懂她在讲什么,眼瞎?你才眼瞎!

    陈温斩更加没好气了,把马掉个头,屁股对着她,一扬马鞭就要走。

    谁曾想,宁姑娘一把抓住他的衣摆,力气一下子大的惊人,生生地将他从马背上给拽了下来。

    马鞭已经落了下去,那马嗖的一下跑开了,陈温斩一屁股跌下来,因为没防备,自也没用内功垫底,结果,摔了个屁股大开花,疼的他呀!

    陈温斩躺在地上申吟。

    二狗子吓一跳,连忙也爬下马背,过来扶他。

    宁思贞也吓住了,三两步跑到陈温斩跟前,弯腰蹲身,一脸紧张兮兮地问他“你没事吧?”

    陈温斩磨牙,怒瞪她“你拽我做什么!你从马上摔一下试试有事没事!”

    宁思贞见他真摔着了,自责地说“对不起。”

    陈温斩重重地嗤道“你别说对不起,你离我远点就行了。”

    宁思贞一下子又瞪着他,怒吼“你眼瞎看不见我再追求你吗!”

    陈温斩“……”

    二狗子“……”

    一边的香泽“……”

    宁思贞吼完才知道自己吼了什么,脸一红,羞的大叫一声,提起裙摆就跑开了。

    香泽立马追上去。

    陈温斩消化了好久,才消化掉刚刚宁思贞说了什么,他扭头冲也是一脸发懵的二狗子说“我刚听到了什么?”

    二狗子说“少爷没听错,宁姑娘说她在追求你。”

    陈温斩躺在那里,摸摸下巴,眼睛望向头顶的蓝天“追求我的姑娘少吗?”

    二狗子说“以前少爷年轻气盛风华绝代的时候,很多姑娘追你,如今你老了,没姑娘追了。”

    陈温斩扬起手就朝他脑上毫不客气地挥了一掌“你才老了!”

    二狗子嘿嘿“少爷都老了,奴才当然也老了。”

    陈温斩“……”

    陈温斩躺在那里,默了一会儿,冲二狗子说“去宁府。”

    二狗子问“干嘛?”

    陈温斩说“我被宁姑娘搞伤了,要让他宁府负责。”

    二狗子“?”

    让宁府负责?

    不是应该让宁姑娘负责吗?

    二狗子完全搞不懂少爷是怎么想的,但少爷这么吩咐了,他就只好跑去宁府,要负责去了。

    宁斋知道了这事儿,亲自带了人过来,把陈温斩接到了宁府,又传最好的郎中来给他看伤,又给他拿好吃的好喝的供着。

    末了,宁斋说“吃了我宁府的了,也喝了我宁府的了,还住了我宁府的了,那你是不是也要负责了?”

    陈温斩“……”

    他正啃下一口苹果,这下子,咽也不是,不咽也不是。

    陈温斩慢腾腾的将嘴里的苹果咀嚼了咽下,又慢腾腾的将手上的苹果往桌面上一搁,扭头看宁斋。

    宁斋说“我小妹是从宫中出来的,不好嫁,你就勉强收了吧,反正你家也被大殷革除了,没姑娘嫁你了,你俩将就着过。”

    陈温斩真想喷他一脸,谁说没姑娘嫁我了?大殷没有,云王朝还有。

    但最终他没喷,他只是冷哼一声,不搭理,又扭头睡觉养伤去了。

    但后来再遇上宁思贞,他就不躲不闪了。

    但让他娶她,他着实不愿意,心在别人身上,如何能再容下她呢?

    可当他来看聂青婉,看到她那么幸福的样子的时候,他又想着,他是不是应该要放下了。

    他不是殷玄,他没有她的抬爱。

    他不是殷玄,做不来那么极端的事情。

    他不是殷玄,没办法拥有她。

    知道殷玄与聂青婉事情的人都明白,聂青婉于殷玄,意味着什么,有谁胆敢打聂青婉的主意,那殷玄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

    陈温斩自也知道的。

    他也明白,聂青婉跟殷玄之间,谁都插不进去,他们两世为人,彼此都历经了生死,如今相守在这里了,以前没有任何事情能将他们分开,现在更不能,以前的他们处在那样不可能的环境里,都没有分开过,更不说现在了。

    陈温斩终也知道,他输的不是实力,不是能力,不是爱聂青婉的那颗心,而只是天命。

    天命姻缘么。

    最终,陈温斩还是接纳了宁思贞。

    诚如宁斋所言,宁思贞是从宫中出来的,确实不太好嫁人了。

    诚如二狗子所言,他确实老大不小了,也该成亲了。

    带上媳妇回家,家人们应该会更加高兴吧?

    那些曾经的一切,被逐出大殷的悲痛,应该也能在他带了媳妇回去的时候变得不再重要。

    陈温斩娶了宁思贞后又去了缘生居。

    聂青婉的肚子已经渐大,再有三个月就要生了,从开春三月到七月,来看她的人络绎不绝,知道她又怀了,冼弼也请了假过来,要照顾她,结果,被殷玄拒之门外,殷玄在当地已经请了一个有名望的女医,还有聂府和华府以及苏府派来的老嬷嬷们,压根用不上冼弼。

    冼弼这个人无足轻重,但就是被殷玄视为眼中钉。

    冼弼很委屈,也很无辜,被殷玄拒之门外,连见聂青婉一面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打道回府了。

    陈温斩带了媳妇来,勉强被殷玄允许进入。

    七月份了,又一年夏季来了,殷玄播种在院子里的各色鲜花也在陆次绽放,把小院装饰的满园花香,也装饰的满园温馨。

    凉棚多了一些,除了之前殷玄做给聂青婉的那个外,又多了凉亭,凉亭四周蒙着薄纱,里面设有桌椅榻,薄纱轻扬,能看到满园的花香,薄纱落下,满亭的清凉气息。

    聂青婉脑袋枕在殷玄的胸口,在吃着水果,殷玄靠在软榻上,在看书,时不时的拿帕子给她擦擦嘴,随海和任吉都不在,嬷嬷们也不来打扰,亭内很安静,除了她吃东西的声音以及他翻书的声音外,就是帘外轻轻扬扬的风声,人声以及周遭的鸟声。

    随海在外面通传,说陈温斩和宁思贞过来了后,聂青婉吃东西的动作一顿,殷玄翻书的手也一顿,他低头看了聂青婉一眼,冲凉亭外的随海说“你先招呼他们,我跟婉婉一会儿就去。”

    随海哦了一声,立马去招呼陈温斩和宁思贞了。

    聂青婉将葡萄咽下,起身。

    殷玄搁下书,扶住她的腰,一手牵着她的手,往凉亭外去了。

    走出凉亭,殷玄就拿了旁边的一把遮阳伞,给她撑上。

    两人去到前院,陈温斩和宁思贞已经坐着了,二人在喝果茶,这果茶是苏家的嬷嬷的制的,很好喝,夏日解渴又解暑,看到殷玄和聂青婉来了,二人同时起身,如今他二人不在是皇上和皇后,成了太上皇和太后,但住在这个小院里,他们就是普通平凡的人,也不需要见礼。

    陈温斩和宁思贞也没见礼,就笑着朝他们打了一声招呼,聂青婉和殷玄都应了,然后很熟稔地让他们又坐。

    殷玄扶着聂青婉,把她扶坐在椅子里,等她坐稳,他这才在她旁边落座,然后看向陈温斩和宁思贞,问道“听说你们成亲了?”

    陈温斩淡淡地说“嗯。”

    说完,目光看向聂青婉。

    聂青婉笑说“我们也没去,这礼钱还没给,一会儿你们带壶果茶回去,算是贺礼了。”

    殷玄莞尔。

    宁思贞打趣“你也太小气了吧?成亲这么大的事情,就给一壶果茶?”

    陈温斩心想,媳妇完全说出了我的心里话。

    他又看向聂青婉,眼神无声地在说“你一国太后,送这礼,不寒碜?”

    聂青婉看懂了他的眼神,又听了宁思贞的话,笑道“礼轻情义重呀,这果茶我也亲手泡了呢,别的东西哪里比得上。”

    陈温斩默默的转了转眼珠,盯着手中的果茶,她亲手泡的?

    陈温斩低头喝一口,又喝一口。

    殷玄看到了他的动作,沉默不言,只掀了掀眉,抬起手,横过方桌,将聂青婉的手攥在了手心里,轻轻摩挲着,一面笑着说“送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心意。”

    音落,视线望向陈温斩,说道“这个时候过来,是打算带你夫人回陈府了吗?”

    陈温斩啧一声,心想这小子就算窝居在这里了,也还是精明的不行。

    他应声道“嗯,打算后天动身,回家。”

    说着,微微一叹,望向聂青婉,又道“这次回去,不打算再来了,所以,我是来辞别的。”

    今日一别,大概再无相见之日。

    陈温斩看着聂青婉,慢慢的他又扭头看向门外,曾经的那个大雪之日,她落在了他的心上,如今的七月酷暑,她随暖阳一起,化在了他的心底。

    婉婉,爱你的人不止殷玄一个,我也很爱很爱你,正因为爱你,我愿意为你做一切,如今你幸福了,我也算功成身退了。

    那一天聂青婉送走了陈温斩,她站在门口,一直看着他的马车走远,直到消失不见,这才收回视线。

    殷玄一直陪着她,撑着伞站在她旁边,与她一同看着那辆马车消失。

    等街道空静,他收回视线,看向她“总还会有见面的那一天的。”

    聂青婉轻声说“嗯。”

    她转身,进屋。

    殷玄搂住她的腰,轻轻按在怀里,遮阳伞下他亲吻着她的发丝,低声问“婉婉,你爱我吗?”

    聂青婉说“你这么聪明,还问我这样的问题?”

    殷玄说“我想听你亲口说。”

    聂青婉微顿,脸颊搁在他的胸口,感受着他稳而有力的心跳声,感受着他身上温暖的气息,她慢慢的,吐出一个极轻极轻的字眼“爱。”

    殷玄吻住她——我也爱你,很爱很爱,以生命,以全部。

    十月份的时候,聂青婉产下一子,殷玄给他起名叫殷延,是他跟聂青婉生命的延续,是他们爱的延续,第三年,聂青婉又产下一女,殷玄给她起名叫殷天乐。

    殷天乐出身的这一年,殷天娇五岁了。

    五岁的殷天娇已经像个小大人,完全有当年殷玄七岁斩杀殷山的风采,亦有聂青婉七岁就入宫称后的风采,她知道自己又多了个弟弟,还多了个妹妹,再也坐不住了,让王云瑶陪着她,去了缘生居。

    那一天,殷玄终于看到了他的第一个女儿。

    后来华发散去,容颜老去,他搂着娇妻,孩子们都大了,远离了身边,只有他二人相依相守在这座居院里,他说“看到第一个女儿的瞬间,我好像看到了你当年的样子,十岁的太后,小小的一团,娇弱不堪,可头一抬,日月瞬间失色。”

    那是聂青婉。

    那是殷天娇。

    那是大殷太后,那是大殷女帝。

    ——全文完

    (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就能进入本站)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大殷女帝》阅读提示:

①本站已开通手机(m.chuanyue8.com)阅读功能,敬请通过手机访问《大殷女帝》最新情节!
②精彩小说《大殷女帝》连载于穿越小说吧,更多关于《大殷女帝》内容, 请关注看穿越小说吧。
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大殷女帝》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④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大殷女帝》(作者:繁华锦世)及有关此小说《大殷女帝》 评论所代表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