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为您优选史上最牛穿越小说,天天快乐阅读!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首页 > 女尊穿越 > 凌七七 > 火爆娇妃:腹黑国师狂宠妻

223 大结局 新文求收! 作者 / 《凌七七》作品集

    百里念卿有皇后撑腰,钱氏不敢惹百里念卿,但是钱氏不会忘记自己今天的目的,连萧然名下的产业这么多,要是能充入公中,连带着他们二房也能得不少好处。所以钱氏是绝对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萧然这是咱们咱们的家务事,轮不到一个外人插嘴吧。”

    “你还好意思说是家事啊!你们这么一群人抢小辈的产业,我是真没见过比你们还要可恶不要脸的!对了,尤其是你!”百里念卿手指着连国公,“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了。要说那老女人,我还能理解,她不过就是个婶子,隔了一层。你呢?连萧然可是你的儿子,你居然好意思抢自己儿子的钱呢?你的脸呢?你的皮呢?我知道你的皮是很厚,厚的连刀都割不进去。”

    连国公气得脸上的肥肉乱颤,“你知道什么!你给我闭嘴!”

    被人戳中心里的**,被人戳中自己的不要脸,人就只会逃避然后说闭嘴闭嘴!这样的男人,百里念卿是最最看不起的。

    百里念卿再次怀疑,这样的男人真的是连萧然的亲生父亲?难道真的是歹竹出好笋吗?

    “我凭什么闭嘴!我遇到不平事,我就是要说!对了,你们说这是家事是吧。”百里念卿猛地看向连萧然,“连萧然我说你可真奇怪,你的表妹可是当今皇后啊!你和皇后的关系也不错。你被人这么欺负逼迫,你怎么就不想着找皇后为你做主呢!皇后也算是你的一家人吧。”

    厅内的人听到“皇后”两个字,纷纷颤抖。

    “这等小事哪里需要让皇后知道。”钱氏嘟囔着嘴道。

    “我呸!像你们这样不要脸的人,别说皇后该知道了。应该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让大家看看你们的脸皮都有多厚!我真是没见过比你们更加不要脸的人了!”

    百里念卿对连国公府这群人真是腻味到了极点。

    连萧然抬头看了眼百里念卿,只见她稚嫩的小脸上绯红一片,衬的愈发的娇艳夺目。这是为了他才气成这样的。这个认知让连萧然心里暖暖的,从来不曾被人在意过,乍然有一个人为他抱打不平,站在他前面,让连萧然的心好似包裹了一层蜜糖,甜甜的麻麻的,这种滋味儿很奇特很舒服。是他二十多年来从未感受过的。

    百里念卿不知道连萧然心里的想法,她只知道她很想喷死眼前这一群不要脸的人!至于你说这里是连国公府,百里念卿这么嚣张会不会出事,百里念卿对此是半点都不担心,她害怕什么,连萧然不会不管自己,狐狸还还派了这么多人保护她,自己稍微出点事情,立马就有人来,她还害怕连国共府这群不要脸的人?那她真的是太失败了!

    当你立于不败之地时,怎么嚣张怎么来!尤其是对着这么不要脸的人,不要委屈自己,尽情地轰炸吧!

    “萧然,你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女人在连国公府放肆不成!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这些长辈!”

    “自己没理又说不过人就只会用长辈压人!你怎么不看看自己到底像不像一个长辈!我说你们的脸皮怎么就这么厚!为老不尊,连国公府的长辈感情都是这样子哦。”百里念卿对连国公府的人真的是腻歪到了极点,说的每一句话都带刺,她就是要把连国公府这些不要脸的人的皮全都给扒下来!

    “你——”钱氏被百里念卿的话气的牙痒痒,她都不想管什么皇后不皇后了,只想狠狠家训百里念卿一顿。

    “你呢?你也是这个意思?”连萧然没看钱氏,直接将目光看向连国公。

    连国公还没开口,百里念卿就先忍不住了,经过方才,她对连国公的节操是半点都不报希望,这人一看就很渣好嘛!

    “你别太让人看不起啊!我见过不少当儿子的抢爹的东西。但就是没见过这当爹的去抢儿子的东西。树要皮,人要脸,你长得这么胖,可千万就不要那一层皮了!”

    百里念卿的话说的真是不客气至极。

    连国公有些不敢对视百里念卿那双明亮的眼睛,好似在那爽清澈明亮的眼睛下,他那点污秽的心思全都暴露在阳光下,这样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

    “怎么不开口。难道今天的一切都只是二婶的意思,跟你没有半点关系?如果是这样,那我就走了。”连萧然说着就要起身。

    百里念卿巴不得连萧然现在就离开。

    “是我的意思!”连国公冲着连萧然怒吼。

    钱氏一听连国公的话,仿佛得了尚方宝剑似的,又是满血复活,“听到没有!大哥也是这意思!萧然啊,这可是你亲爹的意思,你一定不会拒绝的吧。”

    尼玛——

    百里念卿又有撸起袖子骂人的冲动了。

    连国公吼出这一句后,可能是出于破罐子破摔的态度,可能是突破了底线,有些事情说起来也没什么了,“你别忘了当年你打算做生意,是国公府给你出的本钱!”

    “事后,我还了国公府三倍的钱。”连萧然淡淡道。没有愤慨,没有激动,只是淡淡的陈述。

    连国公尴尬地避开连萧然的视线,可能他也知道自己的话不在理,但已经开了头,他也只能这么下去,“那又如何。你又不是凭着国公府的钱,又怎么会有今时今日!”

    “我呸!你真是好意思说的出口,我都不好意思听了!你丫的要脸吗?照你的意思,凡是借钱做生意的人,要是他们的生意做大了,就得把自己的生意全都给借钱的人。这是哪门子的道理。要是有这么好的事情,我什么事都不干了,就等着借人钱!这么好的事情,谁不做啊!”

    百里念卿再次狠狠下了连国公的脸,百里念卿说的一点错都没又。连国公方才的话根本是站不住脚,说出去只会让人笑掉大牙罢了。

    连国公不去看百里念卿,咬牙看向连萧然,“你怎么说,愿意还是不愿意,一句话的事。”

    “连萧然你这么精明的人肯定不会去做傻子吧。这么蠢的事情你可别点头啊!”

    百里念卿觉得连萧然这么一个精明的人是不会做出这样的蠢事。把自己辛辛苦苦打拼来的产业,就为了别人的几句话送出去,傻子都不可能答应啊!连萧然很显然是比傻子要聪明许多,这样的事情他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没错就是这样!

    百里念卿极力忽略心头的那一丝不好的预感。

    “我在东楚所有的产业都归到公中,至于其他的,你们都别想了。”

    钱氏眼睛一亮,她没想到连萧然居然这么大方,一下子就将他在东楚的所有产业归到公中,这真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

    可是很快,钱氏又有些不满足了,连萧然的生意可不止在东楚,南风、西岳还有北秦可都有他的生意呢。那么多产业加在一起,简直是一天文数字啊!

    “还有南风——”钱氏刚起了个头,就在连萧然似笑非笑的眼神下停下了,饶是以钱氏的厚脸皮都感觉到自己的过分了,但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钱氏还是鼓起勇气看向连国公。

    这一次,连国公没有去看钱氏。

    “我在东楚所有的产业都归到公中,只有铺子里的掌柜我都会带走。那些产业给了你们,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从此,我欠连国公府的也就还清了。我以后不再是连国公府的人,我也不会再姓连。”

    “你疯了!”

    这话不是钱氏说的,而是百里念卿说的。

    “那些都是你辛辛苦苦打下来的产业,你居然双手奉送给连国公府的人!要是这些人对你好,把你当亲人,我也不说什么了。钱不是最重要的。可是这一个个都是吸血鬼是蚂蟥,恨不得吸干你的血吃光你的肉。连萧然我真怀疑,你到底是怎么把生意做的这么大。就你这样的傻子怎么没被人骗死!”百里念卿怀疑眼前的人根本不是连萧然,指不定是被人冒充的。

    可是百里念卿很清楚,这人就是连萧然。这让百里念卿真的无法接受,连萧然到底是怎么想的!

    连萧然含笑看着百里念卿,眼神终于不再是那么的戏谑,那么的无所谓,反而含着认真的浅浅笑意,“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很值得。”

    值得什么啊值得!把钱给这么一群白眼狼!百里念卿怎么都看不出值得!

    “好!从此你不是连国公府的人。就算我再见到你,甚至是连国公任何一个人见到你,都不会再认你。咱们就是陌路人。”开口的是连国公,他很认真地看着连萧然,任谁都不能怀疑他的认真。

    “大哥!”钱氏不满了,她还想多从连萧然身上炸出点东西呢!

    连国公难得厉色瞪向钱氏,“这是我做的决定。凡是连国公府的人都得遵循!要是不想听,那就给我滚出连国公府!”

    钱氏从未被连国公骂的这么厉害,有些难堪地低下头,心里暗骂连国公是一个老糊涂。

    “好。但愿你说到做到。要是以后有连国公府的人犯到我头上,我不会手软的。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怎么嘟着嘴?谁惹你生气了不成?”连萧然含笑看着百里念卿。

    百里念卿被连萧然的话气得差点笑出声,差点就是还没有,“真是好笑。我生气做什么?被抢了产业的人又不是我。你说我生气做什么。有句话叫皇帝不急太监急,你这个正主都不生气,我生哪门子的气!你这话简直不要太有意思了!”

    百里念卿的语气那叫一个阴阳怪气,看向连萧然的语气也叫那一个怪。可以说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

    百里念卿忽然发现自己很傻,你说她傻乎乎地出哪门子的头呢!连萧然的事情和她有哪门子的关系,她跟个傻子愤青似的冲上去,真是越想越觉得她是一个傻子!

    好吧,百里念卿不能不承认,如果连萧然没有那么拆台,百里念卿为连萧然出头,她一点都不会觉得不高兴,帮朋友忙这多正常的事情啊。

    连萧然好笑地看着百里念卿一副明明很生气,但是我偏偏就是不说的样子。

    “是不是我觉得我很傻我很没用?”

    百里念卿原本很生气,一听连萧然的话她就更生气了,心中的火气这一次是不再忍耐了,“连萧然原来你知道自己很傻很没用啊!我以为你不知道啊!你辛辛苦苦创下的产业,你就这么送人了?你送的还是——好吧,那些都是你的亲人。我真看不出你那些亲算哪门子的亲人!你——你——我真怀疑,你到底是怎么建立起这么大的商业王国,就你这没脑子的,怎么就没被人骗光钱!”

    连萧然就静静听着,直到百里念卿自己都说累了,他才给百里念卿端了一杯茶,“喝口水润润喉。”

    百里念卿看着眼前的茶杯,颇有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心情更加不好的赶脚。

    百里念卿气冲冲地接过茶杯一饮而尽,“喝了你的茶,不代表我不生气。我告诉你连萧然,我看不起你!非常看不起你!”

    “你怎么就不好奇我为何要跟连国公府的人断绝关系?”

    百里念卿一愣,之前因为连萧然干得傻事,她懒得想连萧然最后和连国公府所有人断绝关系的事。如今乍然听连萧然提起,这才发现有些不对。如果连萧然是因为在乎亲人,才同意自己的产业被抢,那么他为何要和自己的亲人断绝关系?难道是看透那些亲人的真面目,所以打算用钱买断吗?

    这么想倒是挺合理的,但是百里念卿还是觉得怪怪的,总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

    “我不是连国公的亲生儿子。我和他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百里念卿正纠结着呢,乍然听到连萧然的话,整个人都有些傻了。

    “那你的亲生父亲是谁?”百里念卿傻傻问道。问完了,百里念卿才有些后悔,这是连萧然的私事,她这么问似乎不太好,“那个你要是不愿意说就别说,我不勉强你的。”

    “知道腾凰之前是东楚吗?”

    百里念卿点头,狐狸跟她说起过,如今的龙腾算是干翻了前一任皇帝,推翻了前一个皇朝才建立起如今的腾凰。

    “东楚的最后一任帝王就是我的亲生父亲。”

    百里念卿傻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连萧然还算是前朝遗孤啊!

    等等有些不对,连萧然如果是前朝遗孤,那他怎么成了连国公的儿子?这不对啊,要是连萧然是东楚老皇帝的儿子,那连萧然的娘为什么要嫁给连国公?连国公又知不知道连萧然是东楚老皇帝的亲生儿子。百里念卿心想,连国公应该是知道的,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对连萧然。

    “连国公他知道我不是他的儿子,从我娘嫁给他的第一天起他就知道了。我娘一直到去世前都觉得自己对不起他。我娘临终前拉着我的手嘱咐我,她对不起连国公,让我以后在尽可能的情况下帮帮他,也算是了了她的心愿。”连萧然开口时,脸上的笑容不变,但百里念卿却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伤心还有难过。

    一时间,百里念卿对连萧然的愤恨少了不少,想想连萧然也是挺可怜的,如果他的身世真的如他所说的一样,那么连萧然该有多尴尬。还有连萧然是怎么在连国公府长大的。

    百里念卿最讨厌父母作孽可是最后都报应到孩子身上。孩子一出生就带着原罪,这是何其的可悲。

    “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觉得我可怜想找词安慰我?”连萧然眼中出现的伤心落寞仿佛是错觉,等百里念卿再次看去,看到的就是连萧然眼底浅浅的笑意。

    “不想笑就别笑。你看看你笑得一点都不好看。”

    “谁说我不想笑的。你是不是觉得我一定很伤心很难过?说真的,以前是有过的,在我得知自己真正的身世后,我甚至想过死。我讨厌这么肮脏地活在世上,世间每一个人看的我眼神都不对,仿佛我是什么脏东西似的。那样的眼神让我尤其不舒服。

    后来我想通了,我为什么要去死。我为什么要难受?做错事的不是我,可承担错误的却有我。我不想在任何人的眼中看到怜悯看到不屑,所以我努力做生意,不止是在这块大陆上,还有你所在的那片大陆。我把生意做得这么大,财富更是数不胜数。我以为自己强大了,我会开心。

    可是结果——我还是不开心。我的心是空落落的,好像怎么都填不满。世间任何人任何事情都不能让我提起兴趣。我以为我会一直这么无所事事,无聊地活着。后来我遇到表妹了。

    表妹是我很欣赏的女人,当初她的情况可不怎么好。但是她凭着自己的努力当上了皇后。她的优秀让我侧目。”

    狐狸的确是优秀,无论在现代还是古代都是如此。

    百里念卿看了眼连萧然,有些狐疑道,“你是不是喜欢她?”要是连萧然喜欢狐狸,那就太虐心了。佳人已经嫁人,连萧然只能黯然神伤了。

    “表妹是优秀。但是不代表我一定要喜欢她。不对我喜欢她,不过是出于欣赏赞美的眼光,其中并无任何的男女之情。你明白吗?”

    百里念卿点头,她当然明白。

    “我喜欢你。”

    百里念卿正愣怔间,没想到连萧然就抛下这么一颗大炸弹,把百里念卿炸的连东南西北都认不出了。

    百里念卿傻乎乎笑了,“那啥?你是不是在开玩笑啊。那个我虽然知道你的心情不好,但是你也不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不是。”

    百里念卿虽然一直很自恋,也一直觉得自己很好,总归是这里好那里好,反正是哪里都好。她也期待过所有的美男都喜欢她,可是连萧然忽然来一句说喜欢她。百里念卿真的是有些晕,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我喜欢你。我很确定自己在说什么,我也很确定自己不是在开玩笑。如果你要问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你的,应该是刚刚吧。你那么义无反顾地站在我的面前,如同一个勇敢的斗士为我遮挡风雨。我承认我很感动。感动和动心我是分得清的。那一刻我对你动心了。现在我想知道你百里念卿对我是什么想法。你是否喜欢我。”

    连萧然说着目光灼灼地看着百里念卿,想从她的口中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连萧然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自己要是还一直在那里纠结他是不是喜欢,那就真的太傻了。连萧然是第一个真正跟她表白的男人。侯陌那个只能算试表白。反正侯陌是没有言辞明确地表达喜欢自己。这让百里念卿心里挺不是滋味儿的。

    “怎么听到我喜欢你,你要想这么久。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就给我个明确话。放心,我受得住你的拒绝。这一点点拒绝在我眼里不算什么。再痛苦的事情我也经历过了。”

    “我——我觉得你很好,也很可怜,说真的我同情你。可要说男女之间那种喜欢好像是没有的。”

    连萧然释然一笑,隐隐能看出苦涩,“我就知道。你喜欢的是侯陌吧。”

    “侯陌吗?我可能真的喜欢他吧。每次我想到我喜欢的人,我第一个反应居然就是他。这就是喜欢吗?如果是,那我真的是喜欢侯陌吧。我应该就是一个糊涂虫。因为我好想连自己的感情都分辨不清楚。我说连萧然你喜欢我什么呢?”

    “方才不是说了吗?看来是我下手太晚了。不对,我在没明白自己对你的心意前,我可不会贸贸然地表白。我在发觉自己喜欢上你的那一刻起,说真的,我脑海中闪过将你强留下的念头。”

    百里念卿心里一紧,很快又听到连萧然的话,“可是因为我的身世,我又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我最恨的就是强取豪夺,将一个明明不爱你的女人留在自己身边。”

    幸好!百里念卿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怎么,是不是觉得很庆幸?”连萧然瞥了眼百里念卿好笑道。

    百里念卿扯了扯嘴角不说话,这个问题似乎有些不好回答。

    “放心我不会强留你的。我跟你无缘无份。你的幸福不是我能给你的。等把连国公府的事情解决掉,我就送你去侯陌那儿。”

    “我先不回去。我还得去救我义父。我总担心我那义父出事。你说我义父如今还好好的吗?”

    百里念卿算算从她出发至今,大约都有三个月了,也不知道她那义父如今怎么样了。

    连萧然好笑地瞥了眼百里念卿,“也难怪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如今还是回去侯陌那儿才是最安全的。其他地方对你来说无异于龙潭虎穴。”

    “什么意思?”

    “等你回去了就知道了。你如今还是好生休息着。等我带你回去就成。”连萧然说着起身离开,走到大门口时候,连萧然停下脚步,“我居然要将自己心爱的女人送到另外一个男人的手上,我自己都想不到我可以这么大方。”

    不等百里念卿说什么,连萧然就离开了。

    百里念卿看着连萧然离去的步伐,心里微微有些不适应。这是觉得对不起连萧然吗?

    青天碧海

    百里念卿坐在豪华的大船上,她马上要回去了,马上要见到侯陌了。不知道为什么,百里念卿的心情有些小激动,甚至还隐隐有些小甜蜜,但是不知想到什么,百里念卿唇边的笑意凝固,整个人都有些不好。

    连萧然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全都一五一十地告诉百里念卿。百里念卿听着连萧然的话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百里雄造反了,是真的造反了。原来被土匪掳走,还有那大发神威斩获了不少将士的土匪,全都是百里雄弄出来的。反正在百里念卿落水没多久,百里雄就造反了。

    除去百里雄造反,右相风无痕也动手了,原来风无痕并不姓风,他姓李,是前朝的皇子,还是义郡王的亲哥哥。在百里雄造反后,风无痕也表明自己的身份,打着要恢复前朝的旗帜,开始反轩辕了。

    可以说,现在的轩辕是风雨飘零,四分五裂,各自为政了。

    轩辕乱,其他国也没好到哪里去。百里念卿又从风无痕的口中得知,她身边的念夏是秦楚的圣女,侯陌帮着念夏回到秦楚。而念夏和秦楚唯一的皇子秦嘉煜相恋,可圣女注定是要一生孤独,不能嫁人。秦嘉煜为了念夏放弃了皇子的身份,带着念夏离开秦楚。

    秦嘉煜和念夏一离开秦楚,整个秦楚不禁更乱了,夺权的夺权,内乱的内乱。

    百里念卿有些好奇,念夏明明只是几岁的孩童,怎么会——不过想到古人有一堆的秘术,指不定念夏用什么法子隐藏自己的年龄了,就是骨龄也是能作假的。这些都是不一定不是吗?

    西凉也没好到哪里去,西凉皇暴毙,而姬绯居然是西凉皇的亲弟弟。姬绯已经被阳成带回了西凉接任西凉皇位,不过他也没好到哪里去,他这个皇帝不好当,因为整个西凉在前任西凉皇死后也是闹腾的不行。

    百里念卿忍不住咂嘴,啧啧——真是得太啧啧了,她身边尽是聚集了一堆的大人物啊!秦楚圣女、如今的西凉皇。

    水月和东炎目前是没什么事,算是比较安慰的。可是谁知道这两国接着会发生什么事情。

    百里念卿都能看出乱世将出,天下要乱了。

    至于让百里念卿惦记的侯陌,他是什么都没有管,在轩辕乱起后,他就离开了轩辕隐居。

    难道侯陌就没有争霸天下的心吗?百里念卿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

    这个问题,百里念卿自己是找不到答案的,还是得当着侯陌的面去问。

    终于到了!

    坐了这么久的船,骤然踏在土地上,整个人都有一种踏实感。

    “我让人送你去见侯陌。我自己就不去了。我实在是做不到将心爱的女人亲手送到另外一个男人的手里。原以为我能这么大方的,可真的轮到做了。我做不到。”

    连萧然说完没有给百里念卿开口的机会,直接转身离去。

    看着连萧然离去的萧瑟背影,百里念卿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侯陌隐居在一处烟雾缭绕的青山之中。

    无争山庄

    这就是侯陌如今主的地方。无争山庄,侯陌这是要告诉天下人他无心于这天下吗?

    百里念卿一进无争山庄,那一身白衣的侯陌便撞入她的眼中。仍然是白衣翩翩,仍然是那么的清冷俊美。当那双冰蓝的眸子凝视你时,你仿佛就拥有了全世界一般。

    等再次见到侯陌,百里念卿才知道,原来思念居然这么浓。

    百里念卿张了张口,不等她说什么,侯陌已经疾走向百里念卿,一把抱住她。

    第一次发现侯陌的力气这么大,双手如铁箍一般,恨不得将她融入他的身体里似的。

    “在你离开后,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后悔。”

    侯陌清冷却又带着他独有香气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挠的她痒痒的。

    “后悔什么?”

    明知道侯陌在侯陌什么,但百里念卿就是想问。

    “明知你这次会有大祸,明知你这次会出事,就算知道你会因祸得福,我也不该让你去。”

    百里念卿倒是不后悔,因为她遇到了狐狸,能知道狐狸活的好好的,拥有自己的家庭。百里念卿对此是无比满足。就算是重来一次,百里念卿还是会选择去。

    “我不后悔。侯陌我告诉你,我这次去了,也才明白自己的心。原来我是真的喜欢你。”

    “那你愿意嫁给我吗?”

    百里念卿如遭雷击,她这是遭遇求婚了?心里甜蜜蜜的,可是这求婚仪式未免太简陋了。自己可是听狐狸说过,她的求婚仪式那叫一个有多隆重就多隆重。

    不过侯陌本来就不是什么浪漫的人,指望他浪漫求婚,自己还是别做梦了。

    “按理你求婚求的这么粗糙,我是不应该答应的。但是呢,我这么美丽善良的人,可不忍心看你一辈子孤独,我就勉为其难答应吧。”百里念卿一副施恩的语气。

    侯陌松开百里念卿,冰蓝的眸子含着难掩的笑意,“知道这次求婚是不够隆重。但是婚礼一定大半,你要是喜欢。我可以为你邀请五国国君来参加。”

    百里念卿斜晲着侯陌,“你有这么大的面子?”貌似侯陌如今已经不是什么国师了。

    “你说呢?”

    好吧,百里念卿知道自己小看侯陌了,她永远都不该小瞧这个男人。

    “不用了。现在五国这么乱,邀请什么国君做什么,平白的给自己添麻烦,我最不喜欢的就是麻烦了。”

    “你不是爱出风头爱炫耀,如今怎么——”

    “经历的多了,出风头炫耀什么的,我现在反而不是很看中了。我只要能和你一起就成了。这次我学会了一个道理,抓在手里的幸福才是真的幸福。”

    侯陌最终还是遵循了百里念卿的意思,无争山庄可是如火如荼地准备婚礼。

    百里念卿也怀着娇羞的心情待嫁,这份好心情在看到突然闯进的客人后,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

    “雷丝你怎么会在这儿!”

    “本公主告诉你,你休想嫁给侯陌,本公主不会同意的!”雷丝怒火中烧地瞪着百里念卿,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凭什么嫁给侯陌!她不允许,她死也不会允许!侯陌是属于她的,她不会允许任何一个抢走!

    侯陌马上是她丈夫了,百里念卿才不允许任何人夺走她的幸福呢,“雷丝你搞搞清楚。侯陌爱的是我,她要娶的也是我。你现在来我面前说这些有的没有的是做什么?我只觉得你很无聊,赶紧走!无争山庄是我的地盘!”

    “百里念卿你少得意!一庄能比得上一国嘛!本公主倒是要看看,等到这庄毁了,你可还能——”

    “丝儿别闹了!”一道男声忽然响起。

    百里念卿看到出现的雷霆,整个人都有些不好,这兄妹今天是凑到一块儿了。

    “皇兄你还要帮她说话!这个女人要抢走我一生的幸福,我——”

    “够了!丝儿,你和她是亲姐妹!你如今这是做什么?”雷霆怒声打断雷丝的话。

    百里念卿和雷丝都傻了。

    “你和百里念卿是同母所出。当年母妃怀的是双胎,可是百里雄却偷走百里念卿,还去了秦楚,让人给百里念卿施了冻龄术,如此她看起来才比实际年龄要小。丝儿,父皇欠百里念卿的太多了,咱们兄妹难道就对得起她?你在水月皇宫无忧无虑的长大,受尽了万千宠爱。可百里念卿呢?她受了多少苦,您难道都看不到。如今她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你应该——”

    “你胡说!她怎么可能是我的姐妹。就算她是我的姐妹,我凭什么要将自己爱的男人让给她?凭什么!凭什么!我不服气!”雷丝状若疯癫,她想说雷霆说的都是假的,可她也清楚自己的皇兄是不会骗自己的。

    老天爷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她最讨厌最恨的女人怎么会是她的亲姐妹!

    正在咆哮的雷丝忽然晕倒,雷霆连忙接住雷丝,接着一道白色身影出现,“雷丝公主的刺激怕是受的不轻。我劝你还是赶紧带她回水月的好。”

    雷霆面色难看,他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两个妹妹都看上了侯陌。

    雷霆没回侯陌的话,反而看向百里念卿,“妹妹你可愿和我回水月?父皇心知对不住你,愿好好弥补,到了水月,有大好的男儿——”

    “免了,我不愿意。”好一会儿,百里念卿才消化了自己的身份,消化完后,也就这样了。她和水月的人没感情,况且她还马上要嫁给侯陌了,她为什么要回水月?

    侯陌看了眼雷霆,明明是极淡及淡的一眼,雷霆硬是从中看到了得意。

    雷霆又劝了百里念卿好久,百里念卿的回答都没有变过。

    最后雷霆只能先带着雷丝回水月,不回去不行,这妹妹继续待着,谁知道会闹出什么事。

    雷霆离开后,百里念卿才开口询问,“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世的?”

    “璎珞告诉我的。也就是念夏。当初百里雄带着你去了秦楚,让人给你施冻龄术。念夏结合种种得出的结论。我原本是不想让你认水月皇的。不过你这同胞的亲姐姐还是亲妹妹,真的是太烦了。没法子,我就让人告诉水月皇真相。这样咱们以后的日子也能清净一点。免得总有个疯子找咱们的麻烦。”

    还真是这个理,反正以后雷丝是永远别想来找她麻烦了,水月皇和雷霆不会允许的。

    十日后..

    百里念卿披上大红的嫁衣,带着沉重的凤冠,她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题外话------

    大结局今天写写删删了一天,这大结局呢比较仓促,但是七七还是尽量将该交代的都交代了。新文快穿系统:炮灰女配要逆袭已经开始连载了,绝对的爽文!望亲们可以移架,与七七同在!再次郑重感谢一直陪伴着七七的亲们,你们的支持,七七前进的动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火爆娇妃:腹黑国师狂宠妻》阅读提示:

①本站已开通手机(m.chuanyue8.com)阅读功能,敬请通过手机访问《火爆娇妃:腹黑国师狂宠妻》最新情节!
②精彩小说《火爆娇妃:腹黑国师狂宠妻》连载于穿越小说吧,更多关于《火爆娇妃:腹黑国师狂宠妻》内容, 请关注看穿越小说吧。
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火爆娇妃:腹黑国师狂宠妻》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④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火爆娇妃:腹黑国师狂宠妻》(作者:凌七七)及有关此小说《火爆娇妃:腹黑国师狂宠妻》 评论所代表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