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为您优选史上最牛穿越小说,天天快乐阅读!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首页 > 搞笑穿越 > 席妖妖 > 闺秀之媚骨生香

固伦公主,给你的情是陪你一生【2】 作者 / 《席妖妖》作品集

    这个怀抱并不温暖,甚至还带着一丝丝的寒意,而那圈着她的手臂,有些咯人。

    “墨哥哥……”她轻声唤道,终于来了,他终于是来了,刚才还以为她会这辈子就呆在庵庙里。

    “对不起,对不起固伦,是我的错。”墨昕珏不断的低语,然后拉着她就往外走。

    后面的几个老尼看到他们离开的背影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含笑目送着而已。

    走出皇家庵庙,叶晞就被墨昕珏带上马车。

    看到他消瘦至此的模样,她的心里很是难受,早先听叶哥哥说他的身子需要好几年才能完全的缓过来,她也以为只是虚弱而已,没想到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见她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墨昕珏苦笑着遮住她的眼睛:“现在我很难看,别总是盯着我。”

    “不会,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你了。”好几个月了。

    “我已经向皇上求了赐婚的圣旨,固伦想什么时候?”说完,他就不由得笑了,“我回去就准备,然后着人挑个好日子,咱们就成亲。”

    “……成亲?”

    “怎么了?还是说你后悔了?”墨昕珏的心顿时就提起来了。

    “没有,我很开心。”她等了好几年了。

    握着她的手,墨昕珏轻声道:“我也想通了,不论我能活多久,这辈子反正都会只陪着你一个,不过我会尽量让自己活得久一点,不让你觉得寂寞孤单。”

    “嗯!婚事就稍微等一等,只要知道了墨哥哥的心意,我就不着急了,至少也要让你的身子恢复了才可以。”

    “我知道,公主的大婚哪里能草率了,只是墨家虽说千年基业,到如今却没有多少的嫁妆,公主不嫌弃我就好。”

    固伦掩唇娇嗔的瞪了他一眼,“才不会呢,你再有钱还能比得过朝廷多不成?我又不是为了墨哥哥家的银钱。”

    两人一起回到公主府,良辰美景看到他们两人一起回来,而墨昕珏则是看到她们两个,不由得愣住了,这一下子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在心中苦笑一声,这样也很好,若是没有一个由头,他指不定还要拖到什么时候呢。

    回来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跟在她身边的侍女一个都没有出现,原来这不过是个圈套而已,而背后的设计者必定是皇上无疑了。

    否则的话,时间怎会掐算的如此准确。

    把叶晞送回府,墨昕珏就离开了,既然要尚公主,那么需要准备的东西必然很多,莫说现在的墨家需要重新买宅子,就是收拾房屋也需要有人在旁边看着。

    说是没钱,但是墨家的底蕴也是不容小觑的,而背后皇上直接就给他赏赐了一个宅子,距离公主府也不过只有两柱香的路程,房子很精美华贵自是不必细说,里面的东西似乎也已经全部都收拾好了,他不得不感慨,皇上还真的是高瞻远瞩,一切都想的很是周到。

    大婚就定在次年的三月里,虽说还剩下半年的时间,却真的是很紧凑,一方面需要调养身子,一方面还要打理府中的一切事物,因为房子换得大了,家中的下人也不够,这就需要重改买,而对于下人的事情,墨昕珏则是交给了叶晞,毕竟以后她才是家中的女主子。

    新年伊始,万物逐渐蓬勃起来,工部尚书因为年老,而辞官荣归,新任的工部尚书就是墨昕珏这似乎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因为工部并不是个多么肥厚的差事,所以百官也没有什么可以反驳或者是提拔自己一派的。

    话说身为墨家人的墨昕珏坐上工部尚书似乎水到渠成,这天下想要找出比他还要精通建筑机关之术的额屈指可数,无论是景帝还是孝诚帝,都反对朝堂之上的结党营私,若是你推举的人有本事那倒可以,若是没有本事,你贸然举荐,下场可能是连你自己的官职都要被撸掉。

    两相六部,左右相爷有事从来都是商量,似乎是自成一家,就连和翰林院大学士也是诸多交情,六部更是不敢掉以轻心,全部都有皇上的心腹重臣,背后若是稍有举动,下一刻就可能被皇上知晓,不过如今做官银钱没得收,名声倒是传的越来越远,也总归是让某些虚荣之人不至于过的太过憋屈。

    因为工部尚书墨昕珏要尚公主,皇上赏赐了一座很奢华的宅邸,他们也只能看看,或者是在自己家里说说,毕竟公主府的一应出资全部都是太后娘娘的私房,如今大燕朝唯一的公主大喜,皇上送一座宅子也是无可厚非的,不值得过多的议论。

    三月里,公主大婚之喜,那可谓是十里红妆,几位王爷皇上包括公主的外祖家以及国公府和侯府全部都送来了很丰厚的贺礼,主婚人自然就是皇上,足以见得公主是如何的得宠,虽说太上皇和皇太后并没有回来,但是谁也没有说两位大人物就是不疼爱自己的女儿。

    至于驸马墨昕珏,还是有些瘦弱,比起去年相比却好看了许多。

    今儿是个大喜的日子,叶晞静静的坐在新房里,一动不动。

    外面天儿一点点的黑下来,隐约还能听到前面那热闹的声音,此起彼伏。

    “公主,您是否要吃点东西?”

    “良辰姑姑,这不好吧?”她确实有些饿了,中午只是喝了一碗粥而已。

    良辰笑着让人端上来简单的饭菜,笑道:“公主,这是驸马让人送来的,前面皇上和娘娘已经回去了,这酒量一开不知道还要多久结束,您也不能空着肚子等。”

    “还是再等一会吧,想必墨哥哥在前面喝酒,也是吃不下多少饭菜的,等我和他一起。”

    良辰和美景相视一笑,不再勉强。

    月上中天,就在叶晞觉得眼睛发涩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和踉跄的脚步声,然后就看到墨昕珏几乎是被人搀扶着走进来的,一推开门,那浓重的酒味熏得叶晞的脸颊瞬间通红一片。

    “喝多了吗?”她起身走上前搀扶着他。

    叶骁看着自家姐姐,笑道:“大姐,今儿我可是灌了他八杯酒,这一圈下来,估计什么都不知道了。”

    叶祁则是从怀里掏出一颗药丸,直接塞进了墨昕珏的嘴里,然后拉着叶骁就往外走,“二哥,咱们再回宫继续喝,大哥估计今晚睡不好了。”

    叶骁则是被弟弟拉着,回头看着他们,“咱们不闹洞房吗?”

    “有什么好闹的,墨大人都被你灌醉了,再闹,你闹大姐不成?”

    叶骁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之后也就不坚持了,和自家的小弟就离开了。

    等两人一走,挂在叶晞肩膀上的墨昕珏就睁开眼,眼神清明,根本就没有醉态。

    叶晞本来还想扶着他去偏殿沐浴的,看到那墨色的瞳孔,愣了一下笑道:“你没醉呀?”

    “今儿可是我和固伦大喜的日子,怎么能喝醉。”实际上他是喝一点余下的全部都倒在衣服上了,那肃亲王很明显是要为公主出气,想要把他灌醉,他怎能如他所愿,今天晚上是这一辈子最重要的。

    固伦闻言,掩唇笑的好不开心。

    推着他进了隔间,笑道:“你先进去洗漱吧,我让人准备点晚饭,墨哥哥也没用多少吧?”

    墨昕珏捏了捏她的小脸,“不饿,已经被酒气熏饱了,不过你若是想要吃,我就陪着你多少用一些。”

    “嗯!”

    等她进去,叶晞就让良辰美景端上来简单的饭菜,因为在他回来之前已经洗漱过了,只需要等他出来就好。

    很快,墨昕珏就穿着一套红色的里衣走出来,那松松的衣裳穿在他消瘦的身上,让叶晞觉得有些酸酸的。

    “晚上少吃一点,免得肚子不舒服。”

    “我知道。”接过他递上来的酒杯,看着他湿漉漉的样子问道:“你还能喝吗?”

    “就算是醉的不省人事,这交杯酒也是不能忘记的。”

    喝完这杯酒,她的小脸都皱到一起了,这不是果酒,也不是花酒,合起来格外的强烈,那种辣辣的味道直冲鼻翼。

    墨昕珏递给她一杯茶,让她清清口,然后兀自装了两碗米粥。

    喝完粥之后,墨昕珏就停住了筷子,而叶晞则是在他对面低头嚼着一快鲜笋,脸色在他的注视下,越来越红。

    “固伦,吃饱了吗?”他笑着问道,声音带着戏谑。

    叶晞轻轻的摇摇头,娇颜垂得更低。

    他知道这个小女人再害羞,但是却也说不出太过孟浪的话,怕吓到她。

    也不知道吃了多久,叶晞才觉得肚子有些装不下了,突然发现面前的一盘笋被她吃下近一半,这一下子更是有些无地自容了。

    墨昕珏站起身,上前圈着她的纤腰将她抱起来,“吃不下就别吃了,晚上吃太多肚子不舒服,刚才已经和你说过了,还是你想着明儿让阖府上下都知道,今晚我喝酒太多没有碰你?”

    他怎么舍得她被人暗中嚼舌根,今晚就算是拼着吐血他也会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的。

    “墨哥哥,我害怕。”她微微挣扎着。

    “不怕,我会很轻的,虽说第一次会痛。”他轻声安慰道,具体有多痛他不知道,但是总是要经过这一次的,而他也只想让她痛一次。

    “我不怕疼,就是觉得心跳的特别厉害,特别紧张。”

    墨昕珏忍不住笑出声,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那激烈的心脏跳动的声音透过手掌传到她的身上。

    “我也很紧张。”边说手指边灵活的解开她的衣衫,露出里面那鸳鸯戏水的大红亵衣。

    “……墨哥哥。”

    红帐缓缓的放下,喜房内只留下一只红烛。

    “固伦,我会陪着你一生一世的。”

    “是,我也会陪着墨哥哥一辈子,咱们永远不分开。”

    声音渐渐消失,只留下那在唯一红烛的映射下,倒影在薄纱帐上交缠的身影。

    次年十月,已经大腹便便的叶晞坐在院子里,旁边则是一个妖艳的俊美少年。

    “你不在云雾山陪着爹娘,整日里就知道往山下跑,到底都去做什么了?”她轻声问道。

    叶祁看着她球一般的大肚子,心不在焉的回答道:“大哥坐稳江山,二哥兼顾天下,我就游历江湖,整日里在山上是学不到东西的,这次经过京城就过来看看大姐,没想到你就这么大的肚子了。上次回来的时候,还一点都看不出来。”

    “孩子慢慢的长大,肚子自然也就大了,母后怀着你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现在大姐做了娘,才知道母后当初有多么的辛苦。”

    “真的很累吗?”叶祁好奇的问道。

    “那是自然,方方面面都要注意,而且晚上双腿还容易抽筋,疼得难受,也睡不安稳。”

    “驸马没有在府里陪着你。”叶祁不高兴的说道。

    “他出去小半年了,去了极北之地,准备先把寒冰挖回来,到时候给父皇和母后做棺椁。”

    “爹娘的身子很健康,估计还能活几十年呢。”

    “自古历代的帝王,登基之处就要开始修建皇陵,有的一修就要几十年,务求奢华,妄想着死后也能过得舒心,大哥也没有这样,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好。”

    “人死如灯灭,死后还能怎样享受。”叶祁嗤之以鼻。

    “是啊,大哥可曾和你说过储君的事情?”叶晞问道。

    叶祁点点头:“说过了,岑儿只是个王爷,蓝家那边也没有任何的异动,大哥的心思我和二哥都明白,只是这种事说不好,大哥现在正值青年最鼎盛的时候,即使再君临天下四五十年也没问题,到时候孙子都一大堆了,储君……还真是让人为难。”

    “父皇是怎说得?”

    “爹不管,天下既然交给了大哥,那就是大哥的问题,大嫂是个很好的人,有手段有主意却也温婉端庄,再说岑儿也是咱们叶家的人,不知道大哥是怎样想的。”

    叶晞给他拨开一个蜜柑,笑道:“大哥是先想着你和骁儿,若是你们以后有意坐上龙椅,大哥会很高兴的让出来的,现在岑儿还小,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呆在肃亲王府跟着你二哥舞刀弄枪的,压根就没有当成一个储君培养。”

    “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蓝家父母是个好的,但是蓝大人的一个庶女却整日的想着要进宫,据闻蓝老太太很疼爱那个庶女,可能在背后推波助澜,大嫂有些头疼。”

    “……蓝家早晚会出事。”他轻声道。

    “是啊,人心不足也只是早晚的事,不过大哥知道这件事却没有插手,似乎看的是大嫂的决定。”

    “这蓝家……”

    “……”

    “姐,你……是不是要生了?”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叶晞扔掉手中的果子,捂着肚子皱着眉头一脸痛苦的表情。

    叶晞点点头,抬手搭上他的手臂道:“送我回房。”

    叶祁一把将她抱起来,就往屋子跑去,经过良辰的时候,急吼道:“大姐要生了,快点去传生产嬷嬷。”

    “是,小王爷。”

    寝殿里,叶晞的叫喊声不绝于耳,生产嬷嬷一进来,就把叶祁给请了出来。

    他坐在正堂里,旁边站着墨三。

    “墨总管,驸马说过什么时候回来吗?”

    墨三上前恭敬的回道:“王爷,少爷说公主待产的时候指定会回来的,应该就是这一两天。”

    “这如今大姐都已经进产房了,怎么人还没回来?”

    墨三静默,他现在也不知道,不过前几日少爷已经送信回来,已经快要到京城了。

    里面叶晞痛的死去活来,比起洞房花烛那一夜,那种痛似乎只是一瞬间,可是如今却觉得自己会不会就这般痛死过去。

    “美景姑姑!”叶祁喊住就要冲进产房的美景。

    “小王爷。”

    “进去告诉大姐,就说驸马已经进京了,很快就要回来,让她一定要坚持住。”

    “是,小王爷放心吧,嬷嬷说公主没事的,肚子里的孩子也很健康,指定能母子平安。”

    说完就冲进去了,而外面叶珵和带着蓝氏还有叶骁都进来了,还并着几个太医候在府里。

    “祁儿,你大姐怎样了?”

    “刚进去没多久,美景姑姑说大姐身子很好,应该是没有问题。你们怎么都过来了?”

    “朕唯一的妹妹即将生产,如何能不过来,倒是你,怎么又跑下山了?”叶珵坐在他旁边问道。

    “我是游历江湖,帮你考察政绩,现在居然埋怨我,大哥好没道理。”叶祁嘟着嘴抱怨道。

    蓝氏上前对叶珵笑道:“皇上,你们在这里说话,臣妾进去看看。”

    “好,固伦就拜托皇后了。”

    “是,皇上就放心吧。”虽说有些不合规矩,但是如今府里也没有外人,叶珵也顾不得别的了。

    “今年打算年底的时候,我和二弟还有固伦一起去山上陪爹娘过年。”

    叶祁点点头道:“也好啊,太公也经常念叨着你们。”

    外面,墨昕珏是一路快马加鞭的赶回来的,因为路上出了一点意外,回来的时候稍微饶了一点原路,为此耽搁了两日的时间,也不知道妻子是否平安生下孩子。

    来到府门前,他撩袍下马,不管不顾的就往里冲,刚冲进正堂,就听到一阵响亮的哭声。

    “恭喜皇上,皇后娘娘,王爷,公主平安诞下一位小公子。”

    墨昕珏的脚步顿住,然后抬头看了一眼盯着自己的众人,冲着他们抱拳行礼,这才冲进了产房。

    “哎,哎哎哎,墨大人,产房污秽,现在进不得,哎哟……”待产嬷嬷在后面喊得急火火的,却依旧没有拦住。

    这一胎几乎是用尽了叶晞所有的力气,但是听到为墨昕珏生下了儿子,她的心都化了。

    “固伦,你没事吧?”

    她起头就看到气息还没有平复,额头带着汗水的丈夫,抬手为他擦了擦额角,笑道:“我没事,有事的是墨哥哥。”

    “我也没事,答应过你的,平安回来了。”他握着叶晞的手,亲吻着她汗湿的额头,“谢谢你,谢谢你固伦,你是我们墨家的大功臣。”

    叶晞露出一抹疲惫的笑容:“是了,所以墨哥哥以后要加倍的对我好。”

    “会的,这样还不够,我连命都交到你的手里,以后会用全部的力气疼爱你的。”说完,看着妻子渐渐的睡过去,这才给她拉上被子,然后俯身在她旁边也渐渐的闭上眼。

    连着两日两夜的赶路,他的体力也到达极限了。

    看着两人相依偎的睡过去,蓝氏抱着孩子对身边的叶珵笑道:“驸马对公主如此上心,皇上也应该放心了吧?”

    “一直都很放心,毕竟我认识他也已经十几年了。”

    蓝氏笑着点点头,然后低头逗弄着怀里的小家伙。

    “梓潼,蓝家的事在朕的心里与你无关,若是你觉得难办,朕会为你解决的。”

    蓝氏抬头惊愕的看着叶珵,他只有在很严肃的时候才会喊自己“梓潼”!

    抿唇微微含笑看着他,轻声道:“后宫是臣妾打理的,若是连自己外家的事都处理不好,岂不是辜负了皇上对臣妾的信任,您放心吧,臣妾心中明白皇上就好。”

    “朕不喜欢庶子,皇子也是一样,若是你想要靠着蓝家……”

    “皇上,岑儿做不做储君臣妾都不在乎,只要他活的开心,既然这种事都不在乎,有没有外家的依仗都是一样的,皇上曾经说过,臣妾这一生唯一能依仗的就是皇上,臣妾都记在心里,臣妾始终没变,还是和曾经与皇上相遇的时候一样。徐母妃说过,叶家的人都长情,臣妾怎么可能为了母家的私心辜负皇上对臣妾的情谊。”

    “你心中明白那自然是最好,咱们是结发夫妻,朕不想你心中对朕有怨言。”

    “不会的,是皇上解救了臣妾,臣妾自然也会陪着皇上一辈子的。”

    年下,一场冬雪融化,道路虽说泥泞,但是孝诚帝依旧在腊月二十三封笔,然后带着皇后和皇子,以及在肃亲王和公主及其驸马的陪同下,驶出京城,往云雾山而去。

    ------题外话------

    然后,这就结局了。或者是还想看谁的番?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闺秀之媚骨生香》阅读提示:

①本站已开通手机(m.chuanyue8.com)阅读功能,敬请通过手机访问《闺秀之媚骨生香》最新情节!
②精彩小说《闺秀之媚骨生香》连载于穿越小说吧,更多关于《闺秀之媚骨生香》内容, 请关注看穿越小说吧。
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闺秀之媚骨生香》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④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闺秀之媚骨生香》(作者:席妖妖)及有关此小说《闺秀之媚骨生香》 评论所代表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行为。